宁夏大数据应用服务“弄潮儿”

2019-02-19 08:44 by admin 435

  •     10多年前,一位媒体人“下海”搞市场调查,而今他是——大数据应用服务“弄潮儿”

    微信图片_20190218090106.jpg

    伏国军


    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英国文学家狄更斯曾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世界,这句话放在今天依然有其现实意义。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,尽管很多民营企业家感叹“日子不好过”,但这依旧是个充满机遇的时代。宁夏艾依斯数据统计调研有限公司(简称:AES数据统计调研机构)负责人创始人伏国军说,他的公司刚刚熬过10年的“坎”,2018年营业收入依然保持了20%以上的增长,并且在银川金凤区建设一处2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,目标就是要做一个国家级3C+大数据产业与人工智能众创空间。

    从管道工到通讯员

    老家在西吉农村深山里的伏国军,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因排行第九,被戏称为“臭老九”。家境虽不宽裕,但所幸家中所有孩子都能上得起学。那时候,他深信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出路,但村里能考上大学的孩子寥寥无几。他考上大学那年,碰巧赶上高考并轨,要上学就得卖了家里的羊凑学费。思前想后,为了全家人的生计,他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到甘肃嘉峪关一家摩托车公司当工人,干铺设下水管道的活儿。

    因为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写作,伏国军常给《嘉峪关日报》投稿,由于发了几篇“豆腐块”的文章,很快从一名工人变成办公室的通讯员。

    伏国军说,那一年多的时间非常艰苦,甚至常常饿肚子,但也为他将来创业奠定了基础:一方面是开始接触媒体,走近新闻;另一方面形成干事的价值观,具备吃苦耐劳的精神,并对成功有了渴望。

    在媒体圈兜兜转转

    1997年3月到银川后,伏国军去平罗砂石厂装过石料,还学会了做豆腐、卖豆腐,但他不甘心靠体力生活,一直想靠智力谋生。因为有之前嘉峪关的经历,他开始尝试在《宁夏日报》等媒体投稿。此后,断断续续在《青年生活导报》《宁夏科技报》《中国经济时报》等报社工作过,除了写稿子、拉广告,还组织过迎接香港、澳门回归的活动以及IT行业展,帮鄂托克前旗图书馆出版了一本有关鄂托克前旗综合信息的书。

    “我一个农村娃,以前见人羞得脸红,话都不敢说。现在敢说话了,都是因为在媒体圈的锻炼。”伏国军说,那几年让他增长了阅历和见识,但经济收入并没有大的改善,所以他又应聘到当时的宁光电表厂当销售员,在山西呆了一年,就从一名普通业务员做到华北区的销售经理。“别人卖一车家用电表,不如我卖一块商用多功能电表赚得多,我卖的是电厂用的高端产品。”

    歪打正着掘得第一桶金

    “靠打工,想要改变自己命运有点难。”伏国军笑言,为了改变命运,2005年成立了自己的科技公司,但刚成立不知道干啥,就想做科技前沿产品。当时,他发现市场上有了车载黑匣子,就跑到交通系统去联系业务,但对方并不看好,说这项技术不成熟,他们需要的是驾培管理系统。伏国军马上到全国各地搜寻,选择最好的产品引入宁夏。“我买了辆二手夏利车去跑售后,白天干活、晚上赶路,一年把全区跑了好几圈。”那几年,伏国军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,终于挖到人生第一桶金。

    “车子有了,老婆有了,娃娃有了……终于活得像个人了。我又发现一个问题:我做的只能算是买卖,不是事业,没有延续性。”伏国军想寻求长远的、可持续的发展,当时还没有大数据的概念和说法,但有市场调查行业。“市场调查其实也源于新闻调查,对社会贡献远大于有形的产品,而且更高端。”

    做产品首先要有市场调查,但宁夏几乎没有专业机构和人员,当时市场调查行业在中国也只有不到20年的历史。2008年,伏国军南下到深圳、广州学习,去北京和行业协会对接,成立了自己的数据调查公司。

    找到民间统计的定位

    伏国军想做一个国际化的公司,对标行业老大,向他们学习,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,他就发现没法学。“宁夏市场意识非常薄弱,企业做产品前也没有市场调查的意识。好不容易有这个意识了,也不一定认同你,想发展真是难上加难!”

    2009年,伏国军从新闻中看到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的一个发言稿,里面提到一句“鼓励沿海城市大力发展民间统计”。他脑子里灵光一闪:这是好事啊!鼓励沿海城市发展,内陆城市不是也可以发展?

    伏国军立即拜访宁夏统计局相关负责人提出自己的设想:开展民间统计,服务政府相关机构,在宏观背景下做中观和微观。有关部门也迫切需要这样的第三方服务,很快得到市场的响应和支持。伏国军的数据统计调研公司10年做了200多个项目,每个项目都能沉淀大量数据。他感觉服务越做越有价值,意识到:“大数据将会变成一种资产,会变成一种财富。谁拥有大数据,谁就拥有财富。”

    竞争对手无处不在

    在发展过程中,伏国军认为在宁夏发展民间统计,最大的市场瓶颈是社会和市场开放度不够,前几年一直想把公司总部搬到北京去,并且在海南、河北等多地注册分公司,但他很快就意识到,这么折腾下去,摊子铺太大,事业起来,人要累垮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作为一个轻资产公司,要把产业的盘子做大,而不是做七八个小盘子。于是他转变经营战略,把工作重心放在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、加强智力投入和内部人才管理上。

    伏国军对今年的发展计划,关键词就是“稳”。“在大数据服务产业,竞争无处不在,很多高校、研究院、科技公司等都在做,且各有各的特色,就看你如何看待竞争了。”伏国军说,现在银川市成立了大数据产业创新联盟,他的公司是联盟秘书长单位,本人担任秘书长之职,希望以现有的公司为中心和支撑,结合3C+众创空间和银川大数据产业创新联盟把关联产业带动起来。

    在很多人为“寒冬”焦虑的时候,伏国军却充满了希望,寒冬已至,春天还会远吗? (新消息报  记者  郑艳)